Dannie_Rain

异性相吸,同性相吸。
太阳相吸,月亮相吸。
所有的光都相吸。

【我英乙女/胜你】72%黑巧克力


CP:爆豪胜己X你


给姐妹 @箜引 的生贺祝姐妹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啦(因为发烧迟到了点真的很抱歉!)



————————————————————————



爆豪胜己起飞前发消息说让我别去接。这个人号称自己英语吊打大半个A班,仅仅是过个海关而已,根本不需要我在一边期期艾艾。


我懒得提醒他期期艾艾的真正意思,只是回他好,并且提醒他衣服穿薄一点,免得捂出一身汗,回头报警器向了还解释不清楚。


果不其然,爆豪胜己扔过来一张“老子把你炸成天边一颗星”的表情包。


我回表情:努力变成你喜欢的样子。


图片转着圈加载出去,他半个钟点没回复,估计是起飞了。我把手机扔到一边,一边拿起移液枪一边开始盘算:晚上的外卖是点我喜欢的胡椒螃蟹还是他喜欢的辣椒螃蟹。虽说小孩子才做选择,成年人全都要,可眼下,高额纳税人在工作的起步时期还停留在一个美好的意象,我们只是处于年龄成年人,经济状况小孩子的状态——我给导师卖命,他给社会卖命,我俩的工资都来之不易。


所以爆豪胜己才为了省几个钱买了红眼航班的机票,并指手画脚地阻止我打车来机场,说接机不如睡觉。


爆豪胜己可真狡猾,他眼珠子本来就是红的,通了宵也看不出来。我却很可怜,该熬夜还是得熬,毕竟爆豪胜己也不是随时随刻都那么精明,好像不用接机我就不会开着灯追着剧等他了一样。


原计划是等着他光临我寒酸的出租屋,到时候站起来迎接他,说他的到来使寒舍柴门有庆蓬荜生辉,然后让胜哥赶紧入座,酒和菜全部都安排上了,把胜哥哄开心了再做点饱暖思淫欲的事情。


我一边偷笑一边缩在沙发上。饭厅的灯昏黄着,葡萄酒的软木塞裹上巧克力色的阴影。厨房里面,我几经思索放弃了外卖,虚张声势的螃蟹被换成牛肉咖喱,在熄火的炉子上借了余温,咕嘟咕嘟地冒着香料味儿的泡。我美滋滋地盘算着爆豪胜己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毕竟没有人能对surprise say no,没有人。


然后胜哥把我从沙发上拎起来。我发现他开门的声音不仅没把我吵醒,甚至更过分地,这个人进了门都不叫我,反而反客为主地点了火把咖喱热上,因为天已经蒙蒙亮,所以把酒换成了橙汁。惊喜也一起黄了。我很挫败,这个时候脸上留着口水印儿,嘴巴里泛着酸味,眼角堆着分泌物,睡迷糊到做不好表情管理,连个笑都挤不出,只能口齿不清地说了句真香。


哈?爆豪胜己把我扔在地上打量,又往厨房瞟了眼:哦,是。咖喱做得还将就。


谢谢胜哥夸奖。我苦笑,心想这个surprise我一点都不喜欢,于是又重复了一遍,真香。


什么毛病?爆豪胜己以为我如此简单地就陷入自我满足,给点颜色你都要手绘梵蒂冈大教堂了?赶紧给我收拾干净来吃饭,老子都要饿晕了。


噫噫呜。我委屈得要死,拖着步子松松垮垮地往卫生间走,走了两步突然被一股力量拉到一边。


爆豪胜己居然听话地只穿了一件短袖衬衫,体温透过布料传递过来,皮肤相接的地方温度甚至更高,打败了赤道国家潮湿闷热的天气,我的脸在他怀里蒸腾出彤云一样的红。


不该说点什么?爆豪胜己把脸埋在我颈窝里,我有点庆幸昨天做作地抹了香水,希望味道还没散掉。嗯……我想了想,路上辛苦了,欢迎回家?


不合格,再给最后一次机会。别扭狂爆豪胜己口是心非,我假装没有感觉到他胸膛在微微震动,伸手抱住他:想你了,想死你了。然后在爆豪胜己嫌这土味情话之前对着他脸啵了一口,冲进卫生间疯狂刷牙。


刷到一半我我卫生间探出头:胜哥行行好,别把我的家当都给炸了!


胜哥激情暴走,脸红得不像话,快熟了还要嘴硬:那我把你炸了好不好啊!!


猜你舍不得。我咕嘟咕嘟漱完口,又跑过去挂在他身上,主动送上自己薄荷牙膏味的嘴巴,准备贿赂爆豪胜己,结果爆豪胜己把我扒拉下来,一只手钳住我的脸居高临下地说:你他妈别以为就这么可以蒙混过关了。说完很恶意地挨过来在我嘴上贴贴,然后松手一脸悠哉地到厨房盛咖喱去了。


可恶啊。我呆在原地大脑短路。新晋英雄爆杀王,今天也在不遗余力地取我的狗命。


对了。爆豪胜己吃到一半又狂加辣椒,却不忘了问我一句:冰箱里那么多巧克力咋回事?不怕胖啊?


72%的黑巧克力,不加糖,没有在怕的。我被辣得到处找水,爆豪胜己一边嘟囔废物,一边窜进厨房给我倒了杯夏日特饮——凉白开。搞什么啊,好像他才是这间屋子的主人似的。


那搞啥。爆豪胜己追根究底,我嘟嘟囔囔一句多巴胺。他显然没get到,但看见我忙着出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又没有好逼问。你认真的吗,他只能嘲讽,来这么久了,明明人家这儿饮食偏辣。


人家这里偏辣,你是变态辣好吧。我有苦,不对,有辣说不出,只盼着胜哥赶紧吃完咖喱,酒足饭饱了来做一点爱做的事情。


这至少还在我的计划之中。胜哥正大光明地度带薪假,今天又是本土的公休日,哪哪儿都是人山人海,去个海洋馆能排队一个半小时,而且胜哥向来又对游乐园这种哄小孩子的把戏不感冒(我还不想降智成白痴脸水平。胜哥云),总不能去图书馆约会吧。所以我们在不出门这一点上达成共识。


没错,就是这样。爆豪胜己沉默地洗完碗,沉默地走进浴室,沉默地吹干头发,沉默地栽进床铺,然后,沉默地睡着了。


干。


爆豪胜己你倒是来干我啊??!太差劲了!!不及格!


我气死了,手脚并用爬到床上跟他算账,却又一次被他拉过去,鬼知道这家伙为什么睡着了还一股子蛮力。他把我按在胸口,嘴皮跟黏在一起似的,嘟嘟囔囔说了句:别急,有时间补。说完头一歪,又睡过去。


好吧,你们看看。这个气球好比我的生气,这根针好比爆豪胜己一句话。我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发,顶多吹干了80%,他要是知道我这么衡量,又要嘲笑我迂腐的科学家。淡金色的发丝顺从地游走在指间,手指划过眉骨来到眉心,浅浅的川字在他睡醒后,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红眼航班确实很累人,商务舱也并没有条件,允许人安稳地睡过一程。我又有点心疼。那就睡吧,本来他也不是非要过来,别回头度个假回去,和某人格代码*英雄撞脸,我可不能这么对不起他热情高涨的粉丝们。


当然我也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并没有一哭二闹三上网地求着他过来。只是随口提了句生日要到了,他一对日历,刚好有轮假,行吧,买张打折机票。我们都把工作进度往前赶,从牙缝和裤腰里挤出这么几天休息的时间,终于不用云过生了。


欸。辛苦归辛苦,爱你还是爱你。


爆豪胜己把我摇醒的时候,夕阳刚好透过落地窗洒进屋。他本人倒是睡了一觉神清气爽,毫不留情地一把拉开窗纱,我却越睡越想睡,挣扎着翻了身准备和周公再续前缘。他又一句话,我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弹起来。


爆豪胜己:老太婆说晚上要打视频电话查岗。


我靠!你怎么不早说!我连滚带爬冲进浴室,跌跌撞撞地不知道先洗脸还是先洗头。爆豪胜己倚在门框上看戏一样看我,又开始嘲讽:怂个什么,老太婆你又不是没见过。


你懂个屁!就是因为见过,知道人家多漂亮所以才怕啊!你不知道摄像头会把人的美貌弱化一半吗?想要看起来和平时一样,必须要百分之两百好看才行!


爆豪胜己笑得快顾不上管理表情了,说,反正都是人,以后生出来的小孩还不就是平均水平,充其量老子努力拉高点。


我:总不能让人伯母以为我就是来骗你家染色体的啊!!你说我是不是要准备个答题稿啊?万一伯母触及到我的知识盲区……


别把面试那套搞出来!!你他妈能不能对自己有点自信啊!!爆豪胜己骂了句,又给颗甜枣:别画太重啊,真不需要。


这可不是打个巴掌揉三揉吗。爆豪胜己倒是看得准,我还就好吃这一口。


诚不欺我,时光带走了很多东西,却没有带走我的体重,和光己阿姨的美貌(没有奉承的意思)。


光己阿姨:臭小子你们那边是不是早上了啊?


爆豪:老太婆你搞清楚,时差一个小时谢谢。


光己阿姨:屁孩子妈都不会叫了?没你这个儿子。一边儿去,我跟人姑娘打招呼。


我:妈,晚上好。


爆豪:???


光己:???


我:???


爆豪:不孬啊你,自我定位很明确啊。


我:麻烦帮我找下地上有没有地缝。


爆豪:……


后来我们把“需要打卡到此一游清单”全部勾完的时候,爆豪胜己也差不多要走了。他离开的那天,好歹还是同意了我去机场送行。


我钻到爆豪怀里,有点想哭又觉得很没出息,纠结得不敢看他。爆豪胜己问,没什么想说的吗?我瓮声瓮气地,还小心翼翼不能把鼻涕蹭到他身上,说很开心,超级开心,最开心了。爆豪大概觉得答案差强人意,也就没说什么,很少见地温柔地吻了吻我的发顶,婆妈地说差不多可就行了,再拖晚点飞机都赶不上。


我再问一句,临走前他又说,多巴胺到底什么意思。


我说,你走了我不就要自己提升幸福感了吗,可不得多吃巧克力。怕胖,只能吃黑的。


爆豪胜己差点又笑了,他直接把嘴巴贴过来补充了我至少三天份的多巴胺,然后扔下一句话潇洒得不行,大步流星地走了。


他说,下次来,你就跟我回家。




————————FIN————————


*人格代码是我们心操的英雄名!!!帅(zhong)气(er)吧!!


算是自己十多天游学的一个小总结!旅行学到了特别多东西!


主要还是想描写事业刚刚起步的小情侣,各自有各自的追求,但是又互相牵挂的故事。实在是有些太理想化太我流傻白甜了,非常抱歉!!!(土下座


无奖竞猜一下女主在哪个国家留学嘎嘎嘎


评论(37)
热度(251)

© Dannie_R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