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nie_Rain

异性相吸,同性相吸。
太阳相吸,月亮相吸。
所有的光都相吸。

【我英乙女/胜你】粒子、宇宙、超新星和我爱你

CP:爆豪胜己X你


无个性设定,世界观照搬神盾局特工

爆豪和女主部分卡了菲兹和西蒙斯的角色

私设女主叫玛琳(Marine)

给亲爱的鲤 @箜引 点文已经到账,请查收~


BGM: Champagne Supernova—Oasis

—————————————————————


————————//————————




实验室里闪过一道微弱的蓝光,接着电流声划破空气。声音总是比光慢一步到达。小白鼠全身筋挛地在漂浮在半空中,几秒之后那根看不见的线突然断掉了,它直直坠落在饲养箱里,蓬松的刨花被砸出一个小坑。


“失败。”我长吁一口气,从那只闭了眼睛的小鼠移开视线。因为清楚自己大概已经接受了什么,意料之外的冷静。得出的结论也轻飘飘,尾音稍微颤抖。


“不可能。再试一次。”爆豪胜己双眼泛着血丝,或者那就是他眸子本来的颜色,甚至没有抬头。“如果不行还有其他办法,你他妈绝对想得到。”他端详那些已经不会呼吸的白乎乎的毛球。


“我很抱歉,爆豪。”


“别跟老子道歉,你对不起的又不是……”


我绕到他背后,举起一把显微镜敲向他的后脑勺。而爆豪本人太过专注于思考抗体失效的原因,甚至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动静。要知道若是在平时,想要背后偷袭他,除非用枪法好得出神入化,要么就是趁他睡着,而绝不会是现在。


一声闷响。爆豪胜己应声倒地。


我则从实验室的应急出口离开,缓缓向空中基地的舱门走去。


令人遗憾的是,谁也没想到非要走到这一步。




————————//————————




在相泽先生远程部署作战计划之前,所有人都还处于出任务前的空档阶段,拉拉杂杂地乱晃,控制室里塞满了人。爆豪胜己一如既往地放他那些监测无人机到处乱飞,上鸣电气和切岛又在不厌其烦地比赛整理装备,绿谷透过眼镜片狂敲电脑屏幕,相泽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屏幕上的,带来一些让人精神紧绷的话。


是一起恶性病毒传染事件。


“——轰和饭田先遣突破,切岛和上鸣从外面包围。隔离已经感染的人。只能用冰冻枪,不能电击。”


“是,长官。”


“呼,常规任务,常规任务。”不等相泽消太说完,上鸣电气就忙不迭地松了口气。


“常规个屁。”爆豪胜己瞪了他一眼,“这个天杀的外星病毒通过接触的微弱静电传染,随便碰一下都要中招。要是感染了你就等死吧。”


“这么可怕?”上鸣电气装腔作势地往切岛身后靠靠,又朝我努努嘴,“你和玛琳检测完不就是负责研究解药——”


突然被cue到让我措手不及。还不等说话,爆豪胜己先嘁了一声,很难得地跟他解释,“那叫抗体,智障。还不是要等你们两个废物先给老子开路。”


“我们给玛琳开路,生化学家又不是你。”上鸣电气今天的求生欲依旧不强。


“你他妈——”


“安静。爆豪和玛琳,你们负责检测病原,做好防护。尽量用爆豪的无人机,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碰到。”


“如果可能的话——玛琳特工,采集样本研究抗体。绿谷和蛙吹,留在机上监控网络,尽快黑进他们的安保系统。以上,各组准备,十分钟后出发。”


“是,长官。”


相泽长官从通讯屏幕上消失了。


“出地勤让你心情很好嘛。”我一边检查仪器一边开爆豪胜己的玩笑。


“好个屁。”他的手指在平板上移动,无人机一个个飞回集装盒。


“不好的话上鸣就不会活到这会儿啦。”


“很过分诶!你们聪明人说话都要拿别人开涮吗?”上鸣电气把最后一把枪塞进枪套。


“不是别人,他们只拿你开涮——我这次又比你先。”切岛拍拍上鸣的肩,有些怜悯地说。


“这不能算!我被影响了!”


“诸君,无论怎样任务都要认真对待!请随时注意安全!”


“闭嘴吧你们都,再不走任务就凉了。”爆豪胜己恶狠狠地拿起家伙物什,背影印在我的眼里。


他的背影在我的眼睛里倒映了无数次,毕竟这是和他一起执行任务的第三年,也是我们认识的第十年。




————————//————————




可很抱歉的是,我留给爆豪胜己的,是不得不从航行中的机舱跳下去,没有降落伞也没有飞行器的背影。


他在我背后狂拍液压门,我听不见声音,钢化玻璃却可怜地颤抖。他冲绿谷出久吼,揪住他的衣领,大约是问他为什么这道破门会被加密,而他怎么还没黑进去。轰焦冻拉住他,绿谷出久的手指在键盘上翻飞起火。我抬起头望他,看见那双红透了的眼珠,额头上遍布细密的汗滴,还有脖子上爆出的青筋。飞机又急驰着,外面的风很大,卷起我的头发扯得生疼,我流出眼泪告向他道别。我说再见啦,爆豪。我知道他听不见,所以装作并没有说什么,对他微笑。然后他更用力地叫,脸颊震得通红。我看见他的嘴形,那是我的名字,后面没有带特工,博士或是别的什么头衔,也不是那个来自爸爸妈妈的姓,他重复地叫着,一遍又一遍的,仅仅是我的名字,只属于我的那个。


很难想象许多年前,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甚至不屑于叫。


这个盛气凌人的家伙听见我们要搭档的时候差点跳到桌子上去。那时候他自恃是科学家里最能打的,能打架里脑子最好的,所以对于搭档这个词语十分不满,说他根本不需要。但他脾气拜他的幼驯染所赐,有所好转,不再像下水道的鹅卵石一样又臭又滑,也没有瞪着那对儿三角眼用目光把我钉在墙上。之后我们参加专业基础测试,他主修物理而我主修生化,不得不互相帮助才得以解决案件,对我他算不上认可,却消除了某些敌意。那个时候他第一次叫了我的全名,之后我们一直以姓互称。


我不怕死地当了对话中的破冰者,伸出右手对他说我叫玛琳,以后请多指教。他也老大不愿意地伸出同一只手回答,嗯,爆豪胜己。


一直到再后来我们一起加入了相泽消太的队伍,很巧合地发现他那个和蔼可亲软绵绵的幼驯染也通过训练,从一个只会抱头鼠窜的黑客变成一个很能打的黑客。和我在学院里一起上过高数课的丽日也在同一队。我们报到得早,我就指着他对其他人说这是爆豪,负责物理机械和武器开发。他用下巴朝我点了点:玛琳,搞生化的。


那时候他也只是叫了我的名而已。有所安慰的是这并不是他唯一一次叫到我的名字。这样看的话还算不错。


爆豪胜己声嘶力竭地叫着,然后他们都消失到我身后,包括声音和那些面孔。耳边只剩下风声。




————————//————————


  


我们回到机舱的时候,相泽消太本人已经在控制室等侯多时。我简单向他行了个礼,就转身把自己锁进实验室,贴着玻璃门坐到地上。爆豪胜己被关在外面,就隔了玻璃门和我背靠背坐下。


饭田艰难地跟相泽解释道,我在最后撤离的时候被隐藏的感染者偷袭,带着样本和一身子天杀的静电病毒被大家好说歹说拉回来。保守预计将样本送回基地并分析研究最少需要十个小时,而我的身体四个小时就会支撑不住,变成一个小型却又极度活跃的电场,干扰机舱上所有电器设备,免不了坠机的危险,而且到哪里都是行走的定时炸弹。


四个小时,这是我给自己诊断的剩余寿命,而我也清楚自己需要做些什么。只要不在飞机上,就不会对飞机造成任何危险。


我隔着玻璃对相泽长官说,先生,这个消息麻烦您先告诉我的父亲,再由他来告诉母亲,这样她会容易接受一点。相泽长官沉默了一阵回答,好。我试图面无表情地点头,故作坚强。丽日和蛙吹哭得东倒西歪,绿谷和切岛安慰得手忙脚乱,明明他们自己也挂着一副苦相。我想要朝他们微笑,结果扯出来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更增加场面的混乱程度,絮絮叨叨地还是红了眼眶。


让她先试试看。爆豪胜己突然站起来说。所有人都看向他,绿谷出久瞪大了双眼,泪水忘记滚落出来。小胜你是说……?


你他妈闭嘴。爆豪胜己站直了身子,正对相泽消太的眼睛说,让她试一下。如果她废物到没办法配制出抗体,那基地也没什么人能成功。反正还有四个小时,失败了再去死也不迟。


相泽消太继续审视他,目光自头顶打量到脚踝。然后他转向我,你可以吗,玛琳特工?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爆豪,后者死死盯住我,好像在说,敢认怂我就进来打爆你的头。于是我对相泽点点头,告诉他我愿意孤注一掷。然后相泽转过身说,爆豪特工,麻烦你通过接收窗把东西给玛琳特工送进去。


不需要。爆豪胜己回答。于是实验室的门打开又合上,他抱着样品大摇大摆地走进来,对外面那些“小胜!”、“爆豪!”充耳不闻。


你疯了!我冲上去要打他,又怕碰到把病毒传染,只能把手收回来然后骂他,你不要命啦!快给我出去!


老子的实验室,凭什么赶老子出去。你这种菜鸡物理不过关,一个人不行。他砰的一声把采集盒扔到桌子上,又继续说,只要不碰你不就行了。


做不到的,我垂下头。时间太短,都不够多做几组平行。


少废话,爆豪胜己说。你要是愿意在哪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炸成灰,老子现在就出去,等你自己去求证你那些什么关于粒子的狗屁说法。


我笑了,是那种发自内心的笑,而不是为了使别人安心而扯出的僵硬的面部表情。我说你还记得啊。他回答,命都差点没了怎么忘。


我们都差点没命多少次,我快数不过来了。


他继续说,都差点没命那么多次了,也不差这一次。你把这个问题解决好,别再做那种蠢事。




————————//————————




他说的“蠢事”是讲某一次遇袭,我们被装在隔离室扔进大西洋的事情。坠落途中我们都被震晕了过去,我折断一只胳膊,疼痛又让我比他早一点清醒过来。


海床上的一切都很安静,光照微弱的黄昏区里,蓝莹莹的海水透亮地在密封舱外面涌动。爆豪胜己靠在我旁边,额角撞出了血,液体顺着额头爬到眉梢。眉头又紧皱,我很怕他那样一直皱着会在眉心留下细纹,于是伸出那只完好的胳膊,手指一点一点抚平凸起的皮肤。


搞什么。他睁开眼睛,鲜红的瞳仁成为海底的光源。别跟我说你要给我带什么好梦来。他抓着我的手,温度比高过密封舱里的空气,不用多想,一定也高过外面冷清的海水。有什么想法?我可以把舱里的应急呼吸面罩改装成一个简易的氧气罩,足够游到水面。问题是只有一个,而且这么大的水压也打不开舱门。


我噗嗤一下笑出声,问他是不是机器人,简直冷静得可怕。他对我翻了个白眼,所以说你清醒过来这么久啥都没干是不。


我矢口否认,说我脑子里还是过了很多东西的,你记得热力第一定律吗。


哈?他看我像一个智障,然后伸手揉一下我的脑袋,没见血啊。


我把他的手拍开跟他讲,热学第一定律说,宇宙中的能量不会被制造出来,也不会被消灭。


这意味着我们每一个人体内蕴含的所有能量,蕴含的每一个粒子,都会成为别的事物的一部分。也许是海蛾鱼,也许是微生物,也许会在百亿年之后在超新星中燃烧。而现在构成我们身体的每一个粒子,都曾是别的事物的一部分,可能来自月亮、积雨云、猛犸象或者一只猴子。成千上万的美丽生物,就像我们一样惧怕死亡。我们赋予他们新生,希望是快乐的一生。我们沉在这大西洋的海底里还真是合适,爆豪。这里本来就是地球上所有生命的源头*。


他没有说话,只是跪到我身边和我一起趴在窗边向上打望。从下面望穿海面比从上向下感觉奇妙得多,这本就是我们的起源。我的手指碰到窗户边缘的粘连处。


粘合剂……聚乙烯醇……爆炸!爆炸可以打开舱门!我欣喜若狂,转过头对一直沉默的爆豪胜己说。


他眼里的光闪了闪,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咧起嘴角,就像他解开每一道最难的谜题后会露出的一样。然后那光又突然地暗淡了。


但是......


只有一个氧气罩。我接着他的话说。


他弹起来,在狭小的舱门中来回踱步。还又其他办法。他小声地重复,还有其他办法。我可以趁现在收集一些氧气,只要找到容器……


嘿,我走到他面前。没有关系的。我拉住他的手,紧紧相扣,和许多情侣会所做的一样,尽管我们并不是。你一个人用就够了。


你他妈今天怎么老放屁。他几乎就要生气到甩开我的手,后槽牙磨得咯吱咯吱响,嘴角抽动着。刚才是什么关于粒子的鬼话,现在又是一个人就够了,你是不是看不起……


不是。我打断他。你改装出来就不能浪费。我骨折了游不动,而且你的体能也一直比我好。我吻了一下他的脸颊。


只有你得救了我们都得救的可能性才最大。


该死的。你他妈就是个该死的机器人。他把我搂进怀里,指尖颤抖,胸膛紧贴,心脏在里面跳得格外有力。他的嘴离我的耳朵很近,滚烫的声音把它烧得鲜红。他叫我的名字,又骂一句该死的,然后又叫我的名字,一次又一次。


我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是,我该死。但不是今天。


我们都不是。




————————//————————




之后爆豪胜己很快归队,而我却因为缺氧时间过长恢复了好一段时间。


那种缺氧的感觉现在又回到身上,我因为高速的坠落根本无法吸入空气,视野被泪水模糊,蔚蓝的天空渐渐离我远去。


真奇怪,好像每次生命攸关的时候总是和蓝色脱不了干系,明明我更喜欢红色,金色也不错。要我说得再专业一点,香槟色也行。


于是一颗香槟色的超新星坠落过来,飞快地朝我接近,没有拖出彗星尾巴,但两股殷红的火却在上面熊熊燃烧。爆豪胜己扑面而来。


不公平。我迷迷糊糊地想,伽利略要闹了。


他抓住我的脚踝,一点点把身体拉近,然后用胳膊箍住我,好像我还有办法能逃得掉一样。


你碰我了。你找死。我含混不清地对那头香槟色的毛发说。


一个跳飞机的人说老子找死?爆豪胜己嘴都要气歪了,狠狠把一支注射枪扎到我大腿上,疼得我忍不住在他肩膀上咬了一口。


你他妈活该。他咬牙切齿地说。


还他妈的偷袭老子,你就等不了十分钟?他喊起来,老子是不是叫你不要做蠢事!声音几乎盖过耳边呼呼的风声。


你他妈还不是为了我穿过了整个宇宙!我终于忍无可忍,一遍狂飙痛出来的眼泪一边毫不示弱地吼他。


宇宙算什么!你在老子这儿就够了!他拉开伞绳,一朵黑云在我们头顶绽开。


蠢得一塌糊涂。他长舒一口气,声音逐渐平稳,眼睛却还血红着。抗体起作用了。他又慢慢说,那些小白鼠只是被击晕了,身体里也没检测到病毒。你只要再耐心一点就能看到。


他解释得很慢,我们下降得也很慢。我搂住他的脖子,把额头贴在他额头上。


我知道了。很抱歉。我轻轻说。


说了你没有对不起我。你在就行了。爆豪胜己别过头,用回那种恶狠狠的语气,带着他惯常的对任何事情都吹毛求疵的尖酸。


即使这些也让我想要放声大哭。爆豪胜己。我叫他,我觉得我爱……


闭嘴吧你。他吻我,用那种嘴唇紧贴的方式。真他妈操蛋。他说。我们的嘴唇短暂地分开,旋即又贴回一起,相互索求,好像它们本来就属于对方。


我们都会死,都会变成宇宙中的千万颗粒子,最后归结为别的一些生物或非生物,这些事都总会来临。


但一定不是今天。



————————//————————




今后日子还长,所以关于穿越宇宙那句话,就等到下一个故事再说了。




————————FIN————————



*来自神盾局特工 可以说是这么几季以来我最喜欢得台词了

理科知识纯属瞎扯 不要当真www请别为难我这个假理科生了hhhhh

欢迎评论!谢谢!

评论(29)
热度(142)

© Dannie_R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