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nie_Rain

异性相吸,同性相吸。
太阳相吸,月亮相吸。
所有的光都相吸。

【秦唐】Yellow

CP:秦风x唐仁   来自唐人街探案

是我参与的同人本《最好的你们》(暂定名)里面文章的小番外~

同人志非常精彩,大家敬请期待!!!

PS.请自行配合BGM:Yellow ——Coldplay食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唐仁做了一个明亮而冗长的梦。


梦中秦风穿着米白长衫,眼尾点缀桃红,目光鎏金,向空中一跃,乘上气流飘飘摇摇。


他在飞。带着眼角的绯红变成颀长的丹顶鹤。


雪白的羽毛纷纷扬扬落下,裹挟进了弥散的酒香中。


他在和煦的光下翩飞,那光亮得稀奇,明明是在室内,却似日光般自然温和,让所有灯笼里颤颤巍巍的蜡烛相形见绌。光洒下暖色的风,穿梭在少年蓬松细密的羽翼间。


他在阁楼的顶端盘旋,仿佛不舍离开那光源。阁楼下的宴厅里是永不干涸的酒池,香槟色的琼浆透着糜烂的甜蜜。轻罗薄纱的男女夜夜笙歌,大笑着把酒液从头淋到脚跟。他们饮酒作乐,他们共度良辰,他们通宵达旦,他们在酒池肉林中寻找心安。


他扑向那口光源,到头却被看不见的屏障遮挡,兀的坠落,可每当几乎要坠入酒池中央的深渊,他又被某种力量拉起,浑不知疲倦地向上攀登,次次往复,恍如飞蛾扑火。


大厅里的人沉醉在觥筹交错中,他们不向彼此多言,只是琴瑟和鸣,唱作及时行乐,并对白鹤的痛苦熟视无睹。


是啊,享乐的摇篮这么温暖,躺进了就会情愿陷入永恒的极乐之宴,没有人愿意醒来。


可唐仁看见了。


一根羽毛落进他蓬松的头发,轻得他几乎没有注意,若不是旁人朝他投来嗤笑的目光。


他摘下羽毛,却记起少年的身体,皮相和骨相都那么合适,冷静和温柔恰到好处,心又是那样热忱,在明黄的月光下变幻成某种绮丽的东西,他说不上来。


唐仁有时会怨恨自己无知而又庸俗这一点。就像他不识音律宫商,那些清歌小调他就只当做底噪;他也不懂得欣赏霓裳绫罗,所有女子裸露的肌肤都是一个样子。


唐仁不懂审美,可他懂爱。


他的目光无法从少年身上移开,而他更清楚的是——他爱他。


他攀上千层楼梯,终于和白鹤比肩,双目对视,他在少年眼里看见了不曾见过的色彩。


他一下子全部明白了。


笼子不足以支撑飞鸟的翅膀,少年向往的是落日下那走远的地平线,还有晴朗的夜空中,海里闪烁的星。


囚在这小小的阁楼里,就不是白鹤少年了。


他是这么的渴望光啊。


唐仁对他伸出手,说:跟我一起走吧,我带你去看外面的光。


少年微笑,就像已经等候多时。


他将手放在他的手心,好啊。


于是唐仁被阳光吻醒,他睁开眼睛,看着少年安睡在他胸口。


然后在他的注视中醒来,微笑依旧缱绻在他脸上。


醒了?唐仁微笑。


嗯。秦风坐起身子,擅自将早安问候换成亲吻。


他从上衣口袋摸出一颗银色子弹放进唐仁手心,这,这个,你拿着。


干什么?唐仁不解,子弹他还有很多。


它本来应该在这里。秦风指了指自己的心脏,把唐仁仍然张开的手指合在一起,用力地握紧。


现在我,我把它们,都,都交到你的手里。


我的命和我的心,都交到你手里。


————————FIN————————




这个故事是衔接在参本文《月下兽》之后的~现在不理解剧情的话没有关系~

如果想要了解前文敬请期待秦唐向同人合志《最好的你们》!!!!

就当我是在无耻地本宣了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主要的私心还是因为我看完妖猫传实在太想写白鹤少年呜呜呜呜

无奈写不出他的万分之一好我爆哭

请不要嫌弃我半夜的意识流胡言乱语qwqqq


评论(12)
热度(83)

© Dannie_R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