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nie_Rain

我的世界,天大地大。

【我英乙女/焦冻】你瞅啥你瞅啥再瞅我就夸你好看

Cp:轰焦冻x你

是这位姐妹  @漱月 神奇的乡村爱情梗

这个东西真的有毒,写得停不下来

我佛了  请叫我勤劳丹妮

 ——————————————————————————


秀玉此刻就坐在塞得满满当当的牛车上,一茬子一茬子的人挤来挤去,一不注意就会被挂住了身后乌黑发亮的鱼骨辫子。秀玉不忍心这么辜负了姐姐一双巧手大清早的忙碌,也就随着车上的人摇来晃去。她觉得热得不行,母亲连夜烤干的衬衣领被浆洗得硬硬的,直扎着她的脖子,白生生的皮肤就这么磨出了红痕,那红色顺着脖颈往上爬,一直爬到姑娘水灵饱满的脸颊上。她不住地把头埋进领口,心脏给里头的小鹿砰砰撞的发紧。


老李家的姑娘生得清秀,鹅蛋脸柳叶眉,一对儿眼睛乌溜溜的黑,眼角微微向下垂,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幅惹人疼的怜爱模样,玲珑的小鼻子小嘴颇有几分小家碧玉风范。不过可不能被这外表给蒙骗了,熟悉的人都知道,这姑娘生得安静,内里却精灵的很,老李书房里的书全让她给啃了去,肚里墨水不少,写出的文章经常刊登在公社的社报上;姑娘自己个儿也有趣得紧,口舌利落的,不出几句话就能被她逗得捧腹不止,合能算是全队的开心果。


姑娘自然是招人喜爱,眼瞅着到了合适的年龄,家里的姐妹一个二个都有了着落,爹娘也就紧赶慢赶地张罗着给秀玉介绍对象。不想不等二老去觅,那未来的金龟婿自是找上了门。


准确的说是未来的亲家招上了门。本该是高兴得合不拢嘴的好事儿,二老的眉头却自轰炎司上门那天就没舒展过。


轰炎司的大名哪有人不晓得,队里的生产大户:儿子轰燚淼是生产队队长,吃得苦靠得住,重要的是生了一副好皮相,四周八方的小姑娘们哪个不是看见轰队长一眼就赶忙红着脸蛋儿迈着小碎步一趟子溜过,生怕青年瞪着他的异色眼无辜的望过来,那可真是掐紧了她们的心尖尖儿。更要命的是,轰家的这位小哥似乎根本不知道他扰了多少姑娘的清梦,对人对事都一视同仁地温柔着,不显山不露水地悄悄扼杀着方圆十几里同龄男青年的竞争力。若真只是仅仅于此,那二老怎的也不至于焦头烂额,说不定还会眉开眼笑地静候乘龙快婿上门。


最大的问题倒是大家都知道,轰家父子关系紧张得很呀。


原因大家都懒得追究,东家西家各有说法,甚至有人说是因为严重强迫症的轰燚淼恨父亲给他取了这么个不对称又不上口的烂名字。总之燚淼长这么大,没依靠过轰家家主不说,对外人一贯好脾气的他还经常地跟父亲走扭不合,在家里没少闹。所以父亲打的主意,那轰燚淼自然是不会乖乖地从了。


眼见着到了决定人生大事的节骨眼儿上,父亲又替他擅自做主,两位主角根本不认识不说,连姑娘自己的意愿都没问清,就火急火燎地张罗着见面提亲,感情尴尬的不是他自己。


不过他也听说那姑娘倒是勇敢,对着自己凶神恶煞的父亲礼貌又认真的一句:“这本应当是我们自己的事,劳烦您太多是在过意不去,希望您能给我们合适的相处时间,有缘分自会继续,没有缘分,强扭的瓜也不甜。”他那固执的父亲便蔫了气,只得让步同意姑娘自己先同儿子见面。


于是一向沉稳冷静的轰队长也开始坐立不安,换上了新衣服在屋里来回绕了好几个圈圈;自家姐姐甚至开始取笑他:“人姑娘还没来呢,就紧张成这个样子,真要来了,你未必还坐得住?” 燚淼没有姐姐那样伶牙俐齿,只能看她一眼,张了张嘴,话儿还在嘴里没酝酿出,只听得门框被人叩得轻响,一双蹬着新布鞋的小脚出现在门帘外,门外的人不安地蹭蹭后跟。


燚淼走过去撩开门帘的时候,秀玉正举起手准备再一次叩响门框,所以青年第一眼看见的,不是秀玉清秀的脸和滴溜溜转的黑眼珠子,而是她一双指如葱根、纤细白净的手。


姑娘放下手,紧张地拢了拢头发,细碎的发丝别在耳后,露出了染上粉色的小巧耳尖。女孩儿微微仰起头,深不见底的黑色眸子对上了青年的异色瞳,眉眼弯弯,眼角里也盛着笑意。睫毛却还是紧张得颤抖,漾起的温柔在轰的心里泛了一圈又一圈涟漪。她抿住薄唇嘴角上勾,小小的梨涡自脸颊绽开,晕染出绵软的香气浅浅地环绕在两人之间,甜得轰一时间愣住了神。


他忘记了自己绝不要混账老爹决定自己未来的赌咒发誓,忘记了自己早就下定的“见完面就交差”的决心,只因为门外俊俏的姑娘,这个敢于自己选择的勇敢的姑娘,站在他面前,眼里少许的紧张压不过从容——对他笑得这样温暖。


姑娘见他一言不发,眼瞅着对面高大英俊的青年没有反应,等得也是焦急;努力控制脸上的笑容,手指却绞得衬衣一角皱皱巴巴,上面的碎花拧得不成样子。她终于忍不住开口:


“你在看什么呢。”


青年张了张嘴,搜肠挂肚地寻找语言,最后回答:


“我在看……你真好看。”


混账老爹,到了是终于做一件好事。


轰心想。



————————FIN————————


评论(31)
热度(110)

© Dannie_R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