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nie_Rain

这个人很聪明,不想写简介

【我英乙女】无预兆之秋

算是@云君—打一发就跑 小可爱点的文

欧鲁迈特X你
原著设定 时间在神野战后
欧鲁迈特失去能力

BGM: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


一切都来得太快了。


夏天的暑气还想叫嚣着不愿离去,转眼间就被萧瑟的秋风裹挟得无影无踪。飘落的枯叶打着旋儿逃向远方,却在风的阻拦中无处可退。你收紧风衣领口,把围巾向上拉了一寸,将自己的手又往他的手心递了一些。


觉察到你的翕动,他转过头望向你,明亮的蓝色眼眸中有烛光熠熠地摇晃着:“很冷吗?”


他没有微笑。


原本你是少有的几个能够分享No.1英雄秘密的人。然而却在一夜之间,他肩膀扛起再也无法扛起正义的重担,他的孱弱变成街头巷尾的谈资。


他再也不是和平的象征了。


你将目光移开了那双蓝瞳,并顺势摇摇头。好奇怪,明明身体已经干枯消形,他攥着你的大手依旧暖如冬阳,他的声音依旧充满了温度。


第一次真正听见的那句话在你耳边回响:“各位医生!已经没事了!因为我来了!”充满安慰的声音与此时如出一辙,你知道自己一辈子都没办法忘掉。


你更忘不掉他抱起你时倚靠在他宽阔肩头哭泣的感觉,那是被囚禁多天后第一次体会到安全。而在他身边,这个词仿佛就有了实体。还没有等他问话,你便抽噎着在他怀里告诉了他一切,抓着他臂膀的手指一刻都无法放开。你不知道为什么他有让人敞开心扉的魔力。


你没有个性,作为补偿,上天赋予了你聪明的大脑与勤恳的心,让你早早成为了全国最年轻最优秀的的尖端医学家之一。因此被敌人掳走被迫研究移植手术,并不难以理解。你流着泪告诉他,学医是为了证明即使没有个性,你也一样能像英雄那样拯救生命。但你从未像这般痛恨自己的能力,恨它帮助了敌人。


冷冽的风吹上你的背,你微微颤抖了一下,脊梁又回想起他安抚你时手掌心的温度。“那没有半点是你的错,少女。”他告诉你。


想到这里,你加快下脚步,绕到他面前钻进他怀里。“怎么了?”他声音中的温暖并没有消失,疑惑却增加了几分。你感觉到他的双臂僵在半空中,犹豫着要不要落到你的背上。不是这样的。你拼命回想,平常你这样突然拥抱他,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把你圈进怀里,笑到让你感觉到他胸膛在微微震动。


“要是冷的话就回去吧。”他没有说我们。他的声音听起来像咖啡忘了加糖。你摇摇头用力收紧了怀抱,声音闷闷地问:“我知道俊典有话要说。我就在这儿听着。”


他轻轻将你从怀中拉出来,握住你的肩膀望进你的眼睛,你便又一头栽进那奔涌的蓝色汪洋。“俊典?”你把手悬在空中,不知该放在哪里,微微皱着眉头出声。


“分手吧。”


无处安放的手握成拳头,最终颤颤巍巍落在身体两侧。


你早该知道。你冷的时候他没有握紧你的手,他望向你时没有微笑,你喋喋不休时他没有更多言语。


他说这句话时没能看着你的眼睛。


你抬起眼帘盯住他,泪珠便在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时就滚落下来。你急忙伸手狠狠擦了下脸。“你需要一个更能保护你的人,”他对着你的下巴说到,听上去就像被人掐住脖子,“一个配得上你的人。”你瞪大了眼睛,更多的泪珠断了线似的落下。


“我……我没有能力保护你了,”他的语速又急促了几分,“你这么有才华,又还年轻,像个天真的小女孩一样,”他顿了顿,目光顺着你滚落的泪珠移动,“你需要一个能帮你抹去眼泪的人。”


你用力攥紧了拳头,指甲嵌进肉里,“我让你觉得烦了吗?还是你每天要应付那些小屁孩觉得已经够了?”他的双手离开了你的肩膀,低低抽了一口气。你没有给他否定的机会。“什么狗屁帮我抹眼泪的人,我根本就不需要。”你再也没有把脸上布满的泪水擦去,“我他妈就算哭晕过去,站上手术台也手都不会抖一下!”


“别不讲理了!明知道跟我在一起你会很危险!”他气急败坏,努力绷紧了很久的音量终于失去平衡,大到你噤声不语。他的双手重新落回你的肩膀,又慢慢把音量降下去,“你清醒一点啊。”那双手曾经是那么的有力,此刻却只是抓着你的肩膀轻轻摇晃着。


老天,他终于肯看你的眼睛了。


他的退让让你有种莫名其妙的勇气,你尖酸地开口到:“难道分手过后我被抓走,你就不会来救我了吗?”


他摇晃着你的手霎时间停下,湛蓝的眼睛里出现了乌云。该死,你捂住嘴。终究会因为口无遮拦失去一切。


“到底在想些什么……”你张了张嘴,道歉被他彻底沉下去的语气哽在喉咙里。“我不是……”他没有让你继续说下去,“我怎么可能舍得你被抓走啊。”


“那你就舍得让我一个人吗。”你发现你眼泪根本没有停下的迹象,反而更加汹涌地喷薄而出。你将头抵在他的左胸,听见他的心跳一下一下有力地撞击着,大声地哭出来。


他的手终于落在你的头上。他还在这儿。他还没有走。他不会走。


你早应该知道。


“我这里,”他腾出一只手的指尖间点着他的左腰,“是你一针针缝好的。”你深深呼吸了一下,揪紧了他的风衣领子。“这里,也是你治好的。”他又点了点你脸的旁边。


你想起你一趟又一趟走进他的病房,一遍又一遍向护士询问他的情况,一次又一次他确认心脏瓣膜的声音,那个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此刻就回响在你耳边。


“原谅我。我不应该说这种话。”他用双手轻轻捧起你的脸颊,粗粝的大拇指拂过卧蚕下哭得乱七八糟的水印,手指上的老茧硌得你生疼,可这疼痛是如此美妙,让你不舍它的离开。


“原谅我,一直自以为我是保护你的那个人。”他将你粘在脸上的头发别在耳后,“我才是被拯救的那个人啊。”


你想起数年前站在手术台上十几个小时不吃不喝未曾阖眼,只为了将和平的象征带回世间。走出手术室时你颤抖水肿的双腿再也支撑不起你的体重,你靠着墙壁坐在地上喝下恢复女郎递给你的葡萄糖。那种不令人愉悦的甜味却让人宽慰,你的味蕾还记得。


就像你正踮起脚尖吻住他嘴唇的味道。


你早应该知道他爱你。你早应该知道他一直爱你。


“ 我要的不是那个拥有超人天赋的人,”你在他怀里吸着鼻子,稍稍松开了他被你拉扯皱得不成样子的衣领。“我要的只是一个我可以思念可以亲吻的人。”


仅此而已。


---------------------FIN----------------------

自己对于欧你的印象大概就是这样了
欧鲁迈特也需要一个可以依靠的人啊!
听Something Just Like This写这篇文章我简直爆哭😭😭😭

评论(18)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