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nie_Rain

这个人很聪明,不想写简介

【我英乙女】大概是因为与你相遇

心操人使X原创女主
花吐症梗
女主:个性是自愈,也可以消耗自己的体力治愈他人 伤痛程度与消耗体力成正比
先天性心脏病 由于个性觉醒才免于疾病缠身

BGM:未来づくり——amazarashi



-----------------------------------------------------

你可以拒绝给我面包,空气/光,春天/但绝不要拒绝给我你的笑/不然我会死掉。


——巴勃罗·聂鲁达《你的笑》


没有人能说清这莫名其妙的病的始末。


他伸手去够裤兜里的薄荷糖盒,可拿出来时发现那愚蠢的空盒子甚至连一点声响都不会发出了。真是该死。他一巴掌打在水龙头上,没有影响到它继续机械地哗啦啦流水。


池子里的血迹已经被冲洗干净,但嘴里依旧保留着恶心的腥味,就像水槽里还挂着几片苍白病态的洋桔梗花瓣。


他想不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是从她站在讲台上,告诉全班凭她的个性当不了英雄,但是她希望成为一名医生,同样可以救死扶伤的时候;还是她在那条阴暗走廊的尽头,伴着外面山呼海啸的喝彩声一点一点为他抹去伤痛的时候;或是她激动地告诉自己,她觉得连动手都不用就能制服敌人的个性简直不能更适合做英雄的时候。


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目光无法从她身上移开了呢。


“你是……普通科的心操君?”他闻声不情愿地抬起头,看见面前刺眼的红发直挺挺地矗立,就像它的主人一样散发着令人疲惫的生命力。


“啊,你好。你是……?”他本应该对打进八强的人有印象,但眼下他迟钝的大脑没有办法检索出对方的名字。


“A班的切岛锐儿郎。”他迅速地冲完自己的手,一边用力甩干水,一边向厕所里张望:“不过心操你脸色不太好呢,要不去趟保健室……”


“狗屎头你磨磨蹭蹭地在干什么!”门外爆发出的喊声毫不留情地打断了切岛的自来熟,他忙不迭地向外走,一边对心操摆摆手表示歉意一边对着门口喊回去:“我以为你还没出来啊!”


切岛同学,谢谢你的热心。可是我在一周前训练晕倒时就已经去过保健室,相泽老师还因此给我停训了。他看见镜子里自己苍白的面色与浓重的黑眼圈,现在大概谁都不会相信他说自己没有熬夜了。心操用两根手指夹起那几片花瓣,扔进隔间的马桶里冲走。


到底是为什么那么上瘾呢。为什么随时随地都想念着她的头发,她的眼角,她的嘴唇。为什么自己只因为她推荐了一首歌,就去听完了那个乐队的三张专辑。为什么在迷茫的夜晚辗转反侧后,翻出手机中的语音留言回放着她的声音,便可以安然入梦。


他解不开其中的任何一题。


只有一件事他很清楚。这些白色黄色绿色紫色的洋桔梗,即使撕裂他的咽喉划破他的口腔,吐出来扔掉就好。因咳嗽而震痛的肺,忍一忍也就过去了。身体渐渐孱弱下去也没有关系。但女孩与自己同行时刻意拉开的距离;他们越来越少的交谈;以及她愈来愈少对他绽放的笑容,这些才是让他痛苦与无法释怀的东西。


他已经病入膏肓。


心操人使走进教室,刚好撞见女孩想要出去。她看起来刚刚哭过,眼眶的红晕还未褪去,湿漉漉的眼神就那样毫无保留地熨进他的视线,他更加迷惑了。


那里包含着不甚熟悉的艳羡与仰慕,他曾见过她对英雄科那些强壮矫健的少年少女投去用同样的眼神。也记得她不曾对他用过这样的眼神。


目光刚一与他相撞,女孩便垂下眼帘,微微收紧拳头。而她加快的脚步阻止着心操人使继续解读她的神情,并催促着他赶紧离开。


可他没有办法就这样默不作声地走开。他想要与她说话,想要牵起她的手,想要吻她的头发。


他转身几步追上去用稍大的力量拉住了她的手腕。女孩手中被染红的纸巾和沾着血的花瓣便纷纷扬扬落下,即使它们已经被她攥得皱皱巴巴,掉在地板上的时候依旧触目惊心。



“啊!抱歉,心操君!”女孩为她并不存在的过错赎罪,飞快地蹲下身把地上的狼藉拢在一起。心操人使不得不松开了她的手腕,将准备好的一切腹稿都生生吞进肚子。


“已经多久了?”他听见开口的生涩声音陌生到自己都不认得,苦涩与血腥的味道又回到了嘴里。“我…不是…那个……”女孩还在欲盖弥彰,看见心操蹲下身子帮自己一起收捡时,无法再完整地扯出一个谎。“别白费劲了。你的个性对它没有用吗?能不能找到那个人?”心操人使发现问到最后一个问题时心脏剧烈地撞击了自己的胸口,生硬的疼痛让他不得不低下头深呼吸了一下。


“个性对心病没用。我没有办法开口……”她突然双膝跪地,两只手捂住嘴剧烈地咳嗽起来:“我……咳咳……不能…咳…再让他…咳…困扰……” 她每说一个词就压低脊背缩一下身子,一句话还未说完,整个人几乎就蜷在了一起。


心操人使便也跪下来,伸手抚摸女孩的背一下一下帮她顺气。女孩埋头还在咳嗽,浑身都震动着,也就没有感觉到心操人使颤抖的手,没有看见他被怒气烧红的脸颊。当他看见女孩子指间流出的殷红的鲜血与地板上又增加的蓝色与紫色的鸢尾花时,他再也无法克制住这股怒意。


“蠢货!”他很少提高音量说出这样的话话,手上的力道也不由得加重了几分,但依旧温柔地梳理着她的呼吸。女孩开始庆幸自己拖拖拉拉的打扫,空旷的教室便不会有人听见他的声音。“那个人的困扰还不如你的命重要吗!”


她的呼吸终于慢慢平顺下来,地上的花也拢成一堆。她抬起重新布满呛出泪痕的狼狈的脸,又带上一副让心操想要打人的抱歉模样。“他最近的压力实在太大了,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再去添麻烦。”她说完恍然意识到自己的气息饱含了浓浓的铁锈味,开始手忙脚乱地翻找口袋。


心操人使皱起眉头掏出自己的手帕递到女孩面前,却用了稍稍柔和了声音:“告诉我他是谁吧。万一能帮上忙呢。”


她的目光在手帕与他的双眸间来回游移了几下,最终还是伸手接了过去,掩住嘴巴回答到:“是一个要成为英雄的人。”


两人便没有再多说过一句话。


两天后, 在绿谷和切岛的帮助下,心操人使逐一否定掉了A班所有男生与女孩认识的可能性。在谢过了两人的相助与打气后,他一无所获准备向不那么熟络的B班走去,却在这时捕捉到了女孩独占走向自动贩卖机的身影。


他跟在她身后,等她从窗口掏出饮料站起身时挡在了她的面前。女孩低低地抽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心操便盯着她瞪大的眼睛先开了口:“你真的不打算说?就这样放弃自己了?”


女孩沉默的时间太长了。长到他可以借着这安静仔细地端详她卧蚕下的黑眼圈,她颧骨上苍白的皮肤,和她没什么血色的嘴唇。


她又瘦了。


“你不是说他要成为英雄吗,要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同学死去而不解救算什么……”他没能把这句话说完,打断他的是一阵毫无预兆的咳嗽,他忙弯下腰用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


“心、心操君!”他感到女孩微凉的手惊慌地覆盖在他的脖子和胸口,同时她的治愈力一点点地输送到两个部位。他用另一只手扶住女孩的肩膀并稍稍将她推远,示意她不要再消耗自己的体力。“心病……没用。”他艰难地挤出几个字,白色和紫色的花瓣也顺着话语穿过指缝纷纷落在地上,花瓣因为沾满了血掉落得有些快。他依旧弯着腰,感受到颤抖从他抓着的女孩的肩膀上传过来,他便轻轻捏了捏那只肩膀,想要驱散她的恐慌。


一滴,又一滴……他看见自己斜前面那块地板上溅起小片小片的水花。


他有些惊讶地抬起头,女孩泪流满面的样子又一次映入他的眼帘。


为什么?为什么要哭?为什么你的表情看起了如此难过?为什么你的眼睛里写满了疼痛与不舍?


你带给我的疑惑太多了。


“心操君也好,英雄科的同学也好,大家都磨练着自己的个性在成长。”他没有料到女孩会说这样的长句。“只有我,凭个性给自己吊着命,没有办法与其他人并肩作战,离你们太远了……”她开始抽泣,更多的泪水落下来。她从口袋里摸出了那块已经洗干净的手帕,将它折起来。“我真的太弱小了,碰到棉花都觉得疼*。这样的我,没有办法站在你身边啊。”


心操人使怎么也没想到她用它轻轻擦拭了他的嘴角,最后将它塞进他手中。


可他已经听到了让他欣喜若狂的话。


“你刚才说什么?”几乎是在平复下呼吸的同时,心操人使立刻用另一只手也握住她的肩膀,又将她拉近自己几寸。


“我太弱小了。”女孩扭动肩膀想要挣开,他不得不用力扣紧了她。“不是,后面那句。你要站在谁身边?”女孩的瞳孔倏地放大,泪水又开始充盈起来,她抬起手捂住嘴:“抱,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明明心操君都有喜欢的人了……”


“那家伙也有喜欢的人了。”心操人使终于放开了奋力挣扎的女孩,并意料之中的看见她没有后退,脸上便浮出笑意。“她说她喜欢的人会成为英雄。”他笑得更明显了:“还有,我并不觉得文化课碾压英雄科,立志要救死扶伤,消除疾病的人会有多弱小。”


女孩依旧捂着嘴,不可置信地轻轻摇头。“可、可是,我都没有战斗的力量……”,心操再也看不下去,抓住她的手腕将她的手拉开:“没有谁一开始就有战斗的力量的。比起那个,好像现在救命的事更加要紧。”


他迈了一步靠近她,轻轻放开她的手腕,一只手捧住她的脸低语道的:“告诉我,只有你说了我才会知道。”


“喜欢……喜欢心操君……”女孩并没能说完,因为男孩用吻封住了她的话。这只是一个浅浅的吻,两个人都只用了嘴唇去轻轻触碰对方,女孩甚至尝到男孩嘴皮上残留着的鲜血味。可这个吻的意义却比他们以后的每一个深吻都要重大。


分开的时候两个人都咳嗽了一下,男孩的掌心出现一朵淡紫色的洋桔梗,女孩吐出一朵深紫色的鸢尾花。他把女孩圈进自己怀里,在女孩耳边说:“我喜欢你,不是因为你的头脑,不是因为你的个性,不是因为你的弱小。我只喜欢你这个人。所以以后你也多喜欢自己一些吧。”他感觉到女孩在自己怀里轻轻抖了几下,并把额头贴在了他的脖颈,“还有,你觉得你的命还不如其他人重要,真是把我气死了。”


“那心操君还不是,差点没命了。”女孩把手环上他的腰,抬起头微笑道。心操看见那个他思念了那么久的笑容,几乎要忘记呼吸。“但是鉴于你这么喜欢我,我就不跟你计较啦。”说完这话,她便羞赧地将红扑扑的脸埋进他的胸口。


心操人使抱着她,如同抱着冬日的暖阳。




-------------------------FIN------------------------


这是一个人害以为被嫌弃,另一个人害怕被嫌弃的愚蠢的故事😂

双向暗恋真的是最傻的了😂

标题来自BGM的歌词:一直以来/我总是讨厌自己/不过如今/早已淡忘/为什么呢/大概是因为与你相遇了吧

*来自太宰治《人间失格》:懦夫,连幸福都害怕,碰到棉花也会让他受伤,他甚至会被幸福所伤。

紫桔梗的花语:永恒的爱,无望的爱

洋桔梗的花语是富于感情、感动。送洋桔梗代表对对方有着深厚的感情,送女朋友洋桔梗的话则是代表不变的爱。

蓝色鸢尾 是赞赏对方素雅大方或暗中仰慕;也有人认为是代表着宿命中游离和破碎的激情,精致的美丽,可是易碎且易逝。

紫色鸢尾 则寓意爱意、吉祥与『信仰者的幸福』  

评论(17)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