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nie_Rain

这个人很聪明,不想写简介

【我英乙女】当你老了

尝试着写了一下另外的角色 果然很怕OOC啊!
感觉要能写全员的太太真的们真的好厉害呀!
果然还是要多揣摩才行!

-----------------------------------------------------


⊙心操人使


你为他披上毛毯的时候,茶几上的红茶还没有凉,他手上的书也还没有合上。

那只养了多年的姜黄色老猫依偎在他的脚边,与主人一同熟睡,轻轻打着呼噜,胡须微微抖动。

壁炉里的木材燃烧得噼啪作响,偶尔会炸出一两颗小小的火星,驱散冬天的寒冷。你想起同样能炸出火花的退休英雄爆豪胜己,想起很多很多年前那场体育祭,想起那山呼海啸中夹杂的自己为他呐喊的声音。

他眼角被岁月侵蚀的纹路皱起又舒展,嘴角微微扬起,舒适地往毛毯深处缩了缩,最后终于慢慢睁开了一只眼睛。

“做了美梦?”你声音里染上笑意,开始回想自己已多久没有这样端详过他。

“梦里听见你叫我的名字,睁开眼睛就看见你在眼前。”他将两只眼睛都睁开,一只手把你垂下的白发别在耳后。

“什么时候?我怎么叫你的?”你好奇心发作。

“就像高中那样啊,心操君。”他将另一只手伸出毛毯握住了你微凉的手,“幸运的是,你现在也姓心操了。”




⊙绿谷出久


微风拂过面颊,尽管已经到了樱花开放的季节,你依旧缩了缩脖子,试图将脸埋在领口中。

“怕冷吗?”他微微收紧握你的手,让你更加分明地感受到他手上粗糙的疤痕,墨绿色眼眸中的关切倾泻在言语中,“要不我们回去了?”

你摇摇头,“还想再看一会儿。”并抬起大拇指一下一下抚摸过他的手背,描摹着那些曾让你担心到崩溃,又带给你无尽安全感的伤疤。

他笑笑,抽出手环过你的肩膀,另一只手轻轻摘下落于你灰白头发上的花瓣,轻声说道:“那就挨紧我一点吧。”你也顺手环住他的腰,把脸颊靠在他的肩膀上舒服地蹭了蹭,小声地许愿:

“出久,明年也来看樱花,好吗?”



⊙爆豪胜己


岁月并没有磨灭他对胜利的追求与英雄的热忱,却一点一点地偷走了他发达的代谢与灵活的身体。

所以当他穿着脏兮兮的老头背心,拎着购物袋,趿拉着鞋回家时,你不免皱起眉头一通数落:“爆豪胜己!你不看看你已经什么岁数了!见义勇为也好歹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吧!”

“吵死了臭老太婆!大夏天的安静一点!”他立刻用更高分贝喊回,喊完后立刻安静下来,并砰地将顺路拎回来的西瓜摔在桌子上,西瓜一声闷响裂开。

你伸着筷子的手微微抖了抖,对他的不甘心心知肚明。明明是最不服输的人,又偏偏必须面对英雄迟暮的现实。把盛着荞麦面的竹篦子里端到他面前时,你明显听见他啧舌的声音——“凭什么要吃那个阴阳脸喜欢的东西”,并且轻松地解读出了内容。

“夏天吃凉的比较消暑。”你一边磨着山葵,一边将装着磨好山葵的小碟子推向他,“抱歉胜己,我的意思是我很放心你的安全。我很相信你。”

他用筷子尖挑起一点芥末放进你的蘸料,并帮你搅匀,“这种事,老子一直都知道。”



⊙切岛锐儿郎


你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展开今天的日报,眼神却并不停留在头版头条上,反而越过报纸去看红发已经花白的切岛锐儿郎,以及他拉着的红头发、正在踩满地落叶的小姑娘。每一脚下去,便会炸出噼里啪啦的脆响,就像这秋天一样,即耀眼又萧瑟。

列怒赖斗雄的体格依然很好,陪小孙女蹦蹦跳跳了一上午还是精力充沛。笑声也依旧元气爽朗,与小女孩清脆的嬉闹一起增添着秋日的生气。

你一边草草浏览报纸,一边注意着一大一小两个人,要是谁受伤了都不是愉快的事。秋天的寒意一点一点侵蚀进身体,当你又一次用笨拙的手指地翻页,并抬头去检查那两人的动向时,他们已经不在原处。

你倏地站起,没有觉察到指间的报纸不翼而飞,只感觉那寒意如同打翻的冰桶从头到脚掠过。

“快一点哦,香穗子。不可以让奶奶等久了着急哦。”熟悉的声音驱走你的慌张,当两个红发的身影来到你身边时,你腿软得几乎站不住。

“我觉得你坐着应该会很冷,就擅自离开了一会儿。”他说着牵起你僵硬的手指,一边拿出包着锡纸的烤红薯放进你的手,看见你依旧瞪大的眼睛,马上用双手包裹住你的那只手:“害你担心真的很抱歉,果然还是应该说一声。”

“奶奶,对不起……”小女孩拉住你的另一只垂下的手,口齿不清地咕哝,却还是睁大眼睛望着你。

你被手中的热量温暖得几乎要落下眼泪,轻轻抽出手盖住小女孩的眼睛,踮起脚尖吻了吻他的嘴角:“列怒赖斗雄可是最可靠的英雄啊,我怎么会担心呢。”



------------------------FIN-------------------------

评论(1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