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nie_Rain

这个人很聪明,不想写简介

乐团日记04


交响乐团paro
无个性AU http://omfg1997.lofter.com/post/1d5d1e2e_1122b031
CP心操X原创女主 全员友情向

-------------------------------------------------

04 突破

两年前夏天的那个傍晚,如果女孩没有为了看沿河的夕阳而临时改变夜跑的路线,她大概也就不会在那么早的时候,就遇见心操人使拎着琴踏着还未消散的暑气到街心公园的偏僻一角练习。

如果心操人使没有在那样一个夏夜将德沃夏克那首曲子中的那几句挑出来反复练习,女孩便不会在夜跑路过他身边时,发现尝试了一暑假的标准配速和调整了一个暑假的呼吸节奏是多么难以保持。

如果他在那个时候没有背对着夕阳,他就应该可以看见女孩顺着余晖投下来的目光,混合着憧憬与期待缓缓填充进将他周围晕出一片昏黄的琴声中。

母亲对她在临近开学的一个下午用自己快要装满的存钱罐和预支了四个月的零花钱换回一把中提琴的行为感到不理解;在同意她同时练习两把琴,并表示凭借她不错的天分,多花一点时间是可以练好的时候,小提琴老师也同样无法理解自己的这几句话如何为她的眼中带去多到快要溢出的感激。

十几个月后,在相泽消太在练习室里听完女孩中提琴拉完《自新世界》第二乐章中最著名的那几句,并允许了她“如果中提缺人的话她可以补上,也不会落下小提琴练习”的请求后,女孩第一次对自己所拥有,数量甚微的名为天赋的东西感到如此庆幸。

当她与他一起站在雨后潮气还未散去的公园时,地上的积水中已经可以看见粼粼的月亮。她轻轻地呼吸着空气中湿润的泥土味,并听见心操人使已经调好了她的琴,拉出温柔沉稳的音色缓缓地托起她因为紧张而有些飘忽的琴声,觉得自己大概已经把这一生的幸运都用完了。

正式练习前她少见地没有问他的意思,将谱架放在两人中间,自己则径直走到了右边,并示意心操站在她的左边。路灯撒下的昏黄的光可以给她足够的掩饰,这样她就可以在练习时装作看谱子而明目张胆地看向左边的侧脸。他自然风干的头发依旧伏在额头上,但没有了水滴的重压,已经变得蓬松而柔软,跟随着他的音乐声微微晃动。女孩将视线下移,没有在他认真的双眸中停留太久,因为她知道他的目光一定是锁在谱面上,为了能够快一些背下。他将校服内衬的白衬衣挽到小臂的上方,右手拉弓时肌肉的线条隐隐可见。当她看向他在把位上快速移动的修长的左手时,自己的手仿佛再一次回到他的手心中,手心的温度与湿度再次重现在手背上,她便在乐曲还未进入标准的快板时把节奏带了起来。

但是在她又一次将乐曲带向了她所希望的那个方向时,心操人使终于停了下来。“啊,抱歉,我又擅自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拉了。”女孩反而先道了歉。心操连忙摇摇头表示不用在意,却已经发现了两人共同需要突破的地方。

“嗯……应该不是你想法的问题,”心操人使一边用琴弓戳了戳头发,一边看着女孩慢慢地说,“是我没能合上你的。”他句尾的语气越来越慢,似乎自己也有些不确定。

不要,不要。她看见他的头发有了一点点翘起的趋势,心里拼命阻止。“心操君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你基础真的特别好。”不要说你跟不上我,是我的错,我又在乱来,她默念,“是我拉得太散漫了。下一遍我一定注意,重来。”她一边急切地否定一边架起琴准备重新开始。

“我的意思是,你不用来配合我,我来跟你。”他轻轻地解释完,同样架起了琴:“开始吧。”说完却久久没有等到女孩提气的声音,于是他不得不抬起头向她投去询问的目光。

他惊讶地看见水滴从她的面颊落下。

“抱歉,我,我的意思不是你错了,你理解得很对,我是说,你继续这样就行……”心操人使慌乱地位垂下手臂,即使冷静如他,此刻也有些语无伦次。

“我,我最怕自己害别人跟不上了,” 她低下了头轻轻摇着,声音有些哽咽,并不在乎她自顾自地打断了男孩说话,“我第一次听见有人让我不用顾及他,”心操看见她长长的屋檐一般的睫毛上挂了更多的水珠, “心操君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她抽噎得更加明显了,却没有停下的意思:

“总是能说出我想要听到的话。”

她说完最后一句的时候,抬起湿漉漉的眼睛望进心操的目光里,被泪水洗过的眼神干净透明得能直接看见她的心底。

心操人使的心跳漏了一拍,觉得有什么东西就要冲破他的胸腔爆发出来。告诉她吧,告诉她她的理解赋予了音乐新的活力,告诉她她自由的音符是那么有感染力,告诉她她并不需要再刻意配合别人,告诉她她只需要一些自信。告诉她吧,他朝着面对她的方向转过身。

“大概……因为我喜欢你。”

只一句话,无数烟花同时在她的耳畔“啪!”地炸响。在傍晚时候忍住的泪水又一次决堤,将周围的树林与月亮冲刷得模糊不清。可他在她眼中的剪影却愈来愈明显,仿佛就要将这一个瞬间深深烙印进眼底。她没有办法再继续将琴架在锁骨上,只得一手拿琴一手拿弓,垂在身侧,任由肩膀抖动个不停。

你这蠢货。心操人使看见女孩眼里更加汹涌的泪水扑扑簌簌地落下后低下头用右手捂住了嘴巴,并用力地在心底咒骂了它的自作主张。该死的,明明说的话应该更有营养一点。他本想再说一些什么来弥补自己苍白的语言,然而嘴唇却张了张又合上,没有再出声。

女孩知道自己没有办法说出任何话。在稍稍平顺了呼吸后,她一步一步地走向心操人使,因为眼眶已经盛不住的泪水不住地眨着眼,红晕开始爬上颧骨。两人的距离本来就不远,两三步后,她轻轻将额头靠在心操人使的左肩上。

那仿佛是一只蝴蝶轻盈地落在了他的肩头。心操人使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脸颊开始有了一些温度。他慢慢放下自己的右手,和拿着琴的左手一起试探性地环在女孩背后,在感觉到自己腰间也多了一双还持着琴的手臂后放松下来,收紧了自己的怀抱,将女孩圈在胸前。他感到女孩的额头蹭了蹭他的肩膀,便低下头,将耳朵凑近她,听见女孩几乎是用着气声在说:“我也……非常喜欢心操君。”

他笑了笑,让怀中的女孩感觉到他的胸腔震动了两下,并伸出只拿着弓的右手揉了揉女孩亚麻色的头发,在她耳边低语到:“我们再最后练一遍,好吗?”

心操人使在两人的拥抱分离时看见了女孩眼中映出的清辉。

他从未见过那样美好的月色。

-------------------------------------------------

Symphony No. 9 - II. Largo 德沃夏克第九交响曲第二乐章 “归途” 里面最著名的几句就是歌曲《送别》的来源
动漫 金色琴弦 里有独奏版即:交響曲第9番ホ長調 作品95「新世界より」~第2楽章 ラルゴ(家路)

emmmmm女主这个毛病其实来源于我在自己😂😂我老师就老说我弹琴太过于自由
所以在合奏时听见别人说 我来跟你 真的会有莫大的安全感√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