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nie_Rain

这个人很聪明,不想写简介

乐团日记05


交响乐团paro
无个性AU
设定见 http://omfg1997.lofter.com/post/1d5d1e2e_1122b031
CP心操X原创女主 全员友情向

-------------------------------------------------

05 检验

那天之后,心操人使花了约摸一周半的独处时间,去回想他们初遇的时候女孩随着音乐摆动的长发。

那是不久以前的一个清晨,女孩在熙来攘往的车站边帮助那时还互不相识,尚有些怯场的切岛演奏加伏特舞曲,跳跃的音符与灵动的微笑映在晨曦中的样子让不少行人驻足。

他又一次开始回想那样的微笑时,她正坐在他旁边复习乐谱。小提琴放在膝盖上,中提琴放在脚边的琴盒里。 将近一个月的练习使他们早已将谱子烂熟于心,她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乐谱,指尖轻轻敲打着膝盖。即使紧张没有写在她的脸上,她的表情也提醒着他今天已经是检查的日子。

感觉到被注视的目光,她将脸转向他。看见他支棱着长腿不知怎么放,而卧蚕上的黑眼圈又将他衬得昏昏欲睡。她不禁放松地笑起来,屈起食指碰了碰他的眼眶下的乌青,瞳孔中的巧克力融化得很细腻,甜甜的味道仿佛顺着她的目光渗进了他的嘴里。他意识到这样的笑容现在属于自己,便也跟着笑起来,伸手温柔地梳理她的长发,将几缕落下的发丝别在她的耳后。

“啧,废久!趁还有时间快叫上其他人再练一遍!”听见爆豪胜己的声音后女孩都迅速将头别开,心操人使也慌慌张张地站起来,险些被绞在一起的双腿绊倒,走向绿谷出久的时候脸颊开始发烫。“好啦,小胜。给别人一点时间嘛,我马上调好音。”绿谷看见常暗也拖着琴走过来,等他坐好后便开始准备:“常暗君,麻烦给我一个G调。”

绿谷将目光投向心操,在得到他的回应后拉开了乐曲的序幕。女孩目不转睛地盯着四个男生,眼角有些微微张大。

爆豪胜己一定是最不适合海顿的人了,拉“骑士”则更是无法想象的事。而他和绿谷出久一唱一和像极了平日的他们吵吵闹闹的滑稽样子。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人却对对方不甚熟悉,跌跌撞撞地最终走向了同一条路,你追我赶地结伴同行。绿谷出久也敛起了平日的小心翼翼,开始不断在爆豪的琴声中插科打诨。心操人使与常暗踏阴依旧沉稳地配合着,将四个人的交谈修饰得流畅而欢快。夕阳下四位少年结伴回家,推推搡搡地经过电玩城,在看见英雄秀的橱窗时大呼小叫地投去艳羡与热爱的目光。

“行吧,你们四个合格了。”相泽消太有气无力的声音在乐曲刚结束就突然出现,他一边慢吞吞地从门口挪进来,一边惜字如金地说到:“这个快板开场不错。觉得有问题单独下来问我。”

“Bravo!”她终于忍不住鼓起掌来,连带着切岛和上鸣捧场的喝彩。她嘴角被欢快的节奏感染得开始上扬,在看见心操保持着从乐曲中途就出现的笑意看向自己后,鼓掌鼓得更加用力了。

“行了别浪费时间,要上赶快。”相泽消太有些不耐烦地冲着开始骚动上鸣和峰田几人说到,“管乐准备好了就来。”

四人回座位时绿谷却没有动。片刻过后,团训室被欢快的爱尔兰舞曲充盈。女孩与男孩对视了一眼,忍俊不禁地小声赞叹了绿谷机智的选曲。赖吕和切岛甚至开始跟着节拍跺脚,丽日与八百万也开始随着乐曲蹦蹦跳跳。

“乐曲选得很聪明,改得也不错。就是上鸣,低音再稳一些,pony和蛙吹快板时再调整一下呼吸。下一组,切岛你这么闹腾,上吧。”

被点名的切岛锐儿郎“唔嘶!”地应了一声,拉着队友们走到前面。

女孩在座位上捏着自己的裙摆,有些踌躇不安。心操君已经凭借扎实的实力取胜;切岛、爆豪为了突破演绎了温柔而满怀爱意的曲子;严肃的拳藤与尾白也选择了诙谐的演艺人;轰焦冻与饭田无疑更是狠狠下了一番功夫,将红莲的弓矢改成爵士,和物间一起进行了经典的三重奏。不管从风格上还是演奏技巧上都是大胆的尝试,而从相泽消太赞许的掌声中可以听出,他们无疑是走了一步好棋。

心操人使看见她手背上的青筋和越发褶皱的裙子,伸手握住了她按在大腿上的手背。“不要着急,”他低声说,一边拢起她的手用力握了握,“我能跟得上你。”说完站了起来,就着那只手将女孩也拉起来。

两人作为最后一组站在团训室中央调完音的时候,四周已经很安静了。他听见女孩轻轻地提了一口气,与他交换了眼神后,拉响了第一个音符。相泽消太发现女孩不仅没有改变原来的曲风,反而更自作主张地增加了更多的装饰音与揉弦,不禁挑起了眉毛。但心操看起来毫不意外,依旧精确地配合着她,在她完成得不甚圆滑的地方予以润色。女孩像一只海鸥轻盈地翱翔在海面,男孩就是将她托起的风。每一次拨弦便是一次上升的气流,将鸟儿送向更辽远的晴空。风的轻吻为海鸥注入了勇气,让她更放手心去追逐蓝天。曲子末尾,它发现了猎物,俯冲向大海,在风的保护中毫发未损地返回碧空。

一曲终毕的时候,房间内的寂静更加明显了。

“B、bravo!”绿谷出久的掌声像一根导火索,引燃了一屋子喝彩的爆发。相泽消太一边轻轻拍着手一边小幅度地摇头,可谁也没有忽视他脸上少见的笑容。女孩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求证一般地看向身边的共演者。

他没有说话,甚至没有微笑,还因为刚刚结束的曲子微微气喘,而她却从他的目光中读到了这样的句子:

听见了吗,这都是属于你的。

这样的目光,之后便无数次出现在她的梦中。

团训结束后,两人心照不宣地收拾得很慢。女孩带了两把琴,还在装中提琴的时候男孩已经收拾完毕,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她给自己的琴擦上松节油。她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为眼睛周围打下一层阴影。

“我真的太高兴了。”女孩开口,眼睛没有离开自己的琴,但句尾的声音上扬,也染上了笑意。

“今天你确实拉得不错。”心操人使也带着笑声开口。真是奇怪啊,自从认识你,我笑的次数都快超过了我这十几年来笑的总和。他这样想到,刚想告诉她,对方却又开口了。

“不是这个啦。是定下来的协奏曲,真是太令人高兴了。心操君一定要加油啊。”她解释道,“我一直知道你有这样的实力。真的,两年前就知道了。”她停下手中的动作,抬起头转过身面向他,在男孩皱起眉头的疑惑目光中坦白了那些自己蓄谋已久的巧合。

“心操君,应该不会生气吧……”她惊恐地意识到那一头陷入沉默的时间有些长了,反应过来无论是怎样的欺骗,都是不受欢迎的。

你的口无遮拦把一切都毁了。她又一次垂下眼帘,看向男孩膝盖上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几乎没有发觉听见了衣料摩擦的声音,也差一点没有感觉到男孩轻轻拨开她的手握住了她中提琴的琴把。

然后他吻住了她的嘴角。

电流也顺着嘴角柔软的触感传来,让她浑身颤抖,好在心操拿住了她的琴,让它免于倾覆之灾。女孩看见了心操人使微微抖动的睫毛,知道她应该闭上眼睛,可是却无法控制眼睛越睁越大。

“你骗走我全部的喜欢吧。”他低语到,并举起手中的琴挡在两人的脸旁,又一次吻上了她的嘴唇。

女孩终于慢慢闭上眼睛,伸手捧住男孩的脸庞,描摹着他唇瓣的形状。

两人分开的时候依旧额头相抵,心操又一次开口:“心甘情愿。”

------------------------------------------------
男主女主合奏的曲目是帕萨卡利亚
原为亨德尔g小调第七号羽管键琴组曲最后一乐章, 19世纪20世纪初由挪威小提琴家约翰•哈尔沃森改编为小提琴与中提琴的二重奏。
大家的节目单大概是:
四重奏 胜出心常 海顿String Quartet No.59 in G minor Op.74 No.3, 'Rider' : IV Finale - Allegro con brio
五重奏 切爆轰百丽 爱的礼赞
愛のあいさつ (月森・土浦・志水・火原・柚木による五重奏ヴァージョン) 来自金色琴弦
六重奏 上峰蛙叶绿pony 和谐之泉Tune for a Found Harmonium
管乐重奏 拳上耳濑蛙尾 演艺人The Entertainer
三重奏 物饭轰 红莲的弓矢 红莲の弓矢 -Jazz Trio Ver.-

明明花了很多时间去想大家的组合和乐曲 最终写出来的时候却不希望太冗长而一笔带过 觉得好可惜QAQ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