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nie_Rain

这个人很聪明,不想写简介

乐团日记(03)



因为下周要参加生物竞赛!所以这周再更一章!希望大家enjoy!


-----------------------------------------------------------------------

交响乐团paro

无个性AU

设定见http://omfg1997.lofter.com/post/1d5d1e2e_1122b031
CP心操X原创女主 全员友情向

-------------------------------------------------

03 习惯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相泽消太大概会到倒回十几个小时以前,往大言不惭让学生们自行选曲的自己脸上狠狠地抽一耳刮子。这样他大概就不会在自己轮休日的早晨被电子邮箱响个不停的提示音打断了睡眠。


即使是在乱糟糟的邮件中,不用看署名他也能猜出个大概。竭力推崇斯美塔那《我的祖国》的绝对是木管组的蛙吹或者耳郎;通篇肖斯塔科维奇第五交响曲的一定是铜管组的拳藤或者赖吕跑不了;大提的八百万和盐崎齐齐将矛头对准了埃尔加;绿谷出久与爆豪胜己终于难得地达成了一致,罗列出了一众小提琴协奏曲;轰焦冻则更夸张,列出了至少六位作曲家的十四篇钢琴协奏曲,居然还是匿名分开发的。


但是他并没有看完那些邮件就立刻删除,而是一封一封地重新用学生的名字命名好,根据他们所在的组新建了不同的文件夹并在电脑的另一个硬盘中备份了一个压缩包。他也没有花心思去清空已经爆满的邮箱,反正它一年到头的用处除了装广告也没有更多。


就像相泽消太的邮箱被分门别类的协奏曲炸掉一样,轰焦冻也面临着被各式各样的伴奏淹没的危险。实际上,在相泽说出自由组合的那一瞬间,绿谷出久即是没有转头也已经感受到了从不同方向投向他求助的目光。那几乎就是绿谷决定不再麻烦他并开始为自己应该如何寻求突破而思考的开端。


“讲真,这真的是互相配合的练习而不是‘累死轰君练习’吗?”绿谷出久对朝着同一个选修教室走去的心操人使抱怨道,“相泽老师不会真的没有考虑到其他钢琴科的学生时间更加金贵吧。”


“绿谷的话,应该是很习惯轰的伴奏了。”心操人使在路过一间并不属于他们俩任何人的教室时伸长了脖子向里面打望,“毕竟你们俩的合作总是默契十足啊。”


这个动作被绿谷出久尽收眼底,他制住了翻白眼的冲动,用假装自己的下一句话是顺理成章的别扭语气说:“所以啊心操君,为了突破,我们就都不要钢伴了嘛。我们这边三个人再叫上常暗君或者八百万同学,四重奏吧。”


“你数学也是欧鲁迈特教的?哪里来的三个人?”心操莫名其妙,在完全路过了那间教室后才开始正视绿谷。


“你们没有约好吗?看见心操君张望的样子,我还以为你们早就组好队了。”这一次绿谷比较坦诚,少见地没有回怼诋毁他恩师的家伙。


交友不慎,绝对交友不慎。心操默念着,走进选修教室还是与绿谷出久分享了同一张实验台。“我倒是没意见,但那个人估计不好说,毕竟刚被调到中提,再叫她拉小提怕是不太合适。”说到这里心操牵起一边嘴角拉起一个虚伪的笑容,“你不如去找个二提的人试试。”


于是他并没有做错任何事的耳朵便忍受了绿谷出久关于爆豪胜己整整一节课的碎碎念。


她看见爆豪胜己拉着百分之八十是被迫的常暗踏阴往心操人使的教室走过去时,便将自己准备好的恰尔达什舞曲钢琴伴奏谱塞回书包,拎着比自己习惯的型号大一圈的琴盒跟了上去。


爆豪胜己在两人的伴奏中咬牙切齿地第六遍拉完维瓦尔第《夏》的第三乐章的后,窗外四月份的天开始不合时宜地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常暗踏阴表示自己没带伞必须及时找个同学结伴回家,三重奏就此打住。爆豪骂骂咧咧地合上琴盒,在离开的前一刻还不忘叮嘱:“板栗头,明天还是这个时间这间屋子,你要是敢迟到一个试试……”她一边听着爆豪的聒噪,一边磨磨蹭蹭地收拾好自己的琴与弓。在拉上拉链的时候,她回忆起心操人使手背的温度,四重奏结尾时他的微笑立刻浮现在她面前。“那个,爆豪同学不觉得需要换一下曲目吗?”


“哈?你是觉得老子拉不下来这破……”爆豪胜己立刻转过身拧紧了眉毛朝她的方向走过来,她便背起书包和琴盒,低下头避开了看他的脸,从侧面绕过,向门外走去,“不是你的问题,是这首曲子,实在是太爆豪了。”


心操人使听见雨声的时候,选修课的教室已经空无一人,确切地说,整栋教学楼几乎都没有人了。他费了很大功夫说服绿谷出久找爆豪胜己商量后,终于从那碎碎念中脱出了身。他不得不折回教室去拿自己抽屉中的雨伞,并将本来准备拿回家的琴放回了教室。走到教学楼门口的时候,他发现那个女孩可能是在等着什么人,因为她已经换掉了室内鞋,穿上了她自己的平底牛皮鞋。但心操人使很清楚她的储物柜中其实一直放着一把备用的伞。当他站在她的身边撑开雨伞时,女孩脸上获救般的表情却让心操人使不忍心去提醒她检查一下自己的储物柜。“啊,心操君。你还没走真是太好了。”她这样说着,并将背在身后的琴盒调到了身前。


心操在她钻进雨伞后将伞向她的那边倾斜了一些,等她抱好琴并确认她的琴不会淋湿后撑着伞走进了与自己家相反方向的雨雾中。


两人并排贴着肩膀走在一起的时候,心操人使注意到女孩大概比自己矮了大半个头,因为他可以清楚地看见她亚麻色的长发从头顶上柔顺地披下来,头顶上几根不服帖的发丝还会随着脚步微微晃动。他将目光顺着她的头发向后移动时,发现她走路时脚后跟会带起一点点泥浆溅在她深色过膝袜的小腿肚上。于是他在最近的红绿灯路口停了下来,等到交通灯变绿时将自己的步速调整到原来的三分之二。


“心操君今天没有排练?”女孩说话时伸出一只手,将靠近他那一侧的头发别到耳后,露出了耳尖和眼眶边一颗浅浅的泪痣,并在撩完头发后摆了摆那只手,拍散了她褐色眼睛旁边的水汽。


“呃,绿谷好像还在纠结曲目和二提,所以今天就暂时没有练。”心操盯着女孩的眼睛,嘴里泛出的一丝甜味使他不禁想起父亲从富士山带回来的巧克力蛋糕。她的肩膀再一次贴上心操人使的上臂时,两人接触时产生的热量爬上了女孩露出的耳尖,将它染成粉红色。


“那么心操君是要和绿谷同学重奏吗?如果绿谷同学会去问爆豪同学的话,那你们大概连大提琴都不需要找了。”心操听见绿谷和爆豪的名字同时出现时几乎想要伸出手捂住耳朵,但他最终只是调整了伞的角度,再一次确保女孩怀中的琴没有被雨点沾到。他急忙将话题转移到曲子上:“不过我们大概还是会在决定乐曲上花一段时间。”


“海顿怎么样?毕竟心操君和爆豪同学都不是活泼的人。”女孩被自己的脑补四个人摇头晃脑拉《云雀》的场景逗笑了,心操注意到她笑起来的时候眼角的泪痣变得更加不明显,并从她口中听到自己正想要与绿谷出久讨论的作曲家时,也就跟着笑起来。


“你和爆豪不太能合上?”心操觉得自己问得有些多余,毕竟他之前确实认为爆豪胜己也会在今天之内来找自己。他再一次将目光落到女孩的发丝上,耳边又回响起前一天的四重奏。“是我自己的问题哦,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尝试怎样的风格。”她注意到心操人使假装生气地挑起了一边的眉毛,赶紧补充道:“并不是我都会的意思啦。”


在看见自己家的门牌进入她的眼帘时,女孩将更多的解释咽回了肚子里。心操撑着伞送她踏上了家门的台阶,等她打开门轻轻将琴放进玄关,听完她的道谢后就转身准备离开,却在这时被拉住了衣袖。


“心操君,右边。全部打湿了哦。”


心操人使的所有感觉大概都集中了在她拉住自己衣袖时蹭到自己手腕上的那一小片皮肤上。他的胸骨被自己的心脏剧烈地撞击着,让他几乎想要咳嗽。“停下,快停下。就这样离开就好。”他听见自己没用的大脑苍白无力地呼喊着,牙齿也战战兢兢地磕在一起,使他连“不”字的第一个音节都无法发出。他知道自己不是一个没有自控力的人,此刻却任由身上的所有神经指挥着关节活动,慢慢转到他本应该离去的方向。


心操一直低着头,一直将视线集中在女孩死死捏住他衣袖的手指上,她是那么的用力,以至于手指的关节都有些泛白。他很明白其实自己轻轻一拉就能抽出手来,但此时他更想做的却只是把那只手握在自己的手心。当他将视线移向后面,看见水泥砌的台阶在女孩身后一步远的距离时,顺着她头发滴在他手背上的雨滴戳穿了女孩在他身上编织出的另一个谎言。


其实她根本就不在乎淋雨。


她听见心操从浴室出来的声音时,厨房里的水已经烧开了,连带着将房间内的空气升高到了舒适的温度。她也换上了干净的T恤和宽松的牛仔裤,肩上搭着一块毛巾,不再滴水的头发顺从地趴在上面。


她端着泡好的麦茶走进客厅,视线难以从柔软地伏在心操额头的头发上离开。眼看着水珠就要将烘干的衣领重新沾湿,她却选择性地遗忘了自己刚用过的吹风机的存在。她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来,将冒着热气的杯子放到男孩的面前。


她还没有放开杯子时,心操人使将他骨节分明的手伸出来覆盖在她的手上,温柔湿润的触感暖得她几乎要流出眼泪。他好听的声音也在她耳边响起,那句话,她大概一百年也不会忘记。


他说:“合奏吧,只有我们两个。”



-------------------------------------------------

本章出现的曲目:

交响诗《我的祖国》 斯美塔那

其中第二乐章伏尔塔瓦河Vltava (The Moldau), symphonic poem (Má Vlast No. 2), JB 1:112/2最为著名

d小调第五交响曲 肖斯塔科维奇

Elgar - Cello Concerto in E minor Op.85 - I. Adagio - Moderato埃尔加《e小调大提琴协奏曲》

Summer - III. Presto 维瓦尔第 四季 夏 第三乐章 急板

String Quartet No. 53 in D ("The Lark"), Op. 64 No. 5 《云雀四重奏》,海顿D调弦乐四重奏


以及


两个人互相欺骗,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评论 ( 6 )
热度 ( 15 )

© Dannie_Ra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