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nie_Rian

乐团日记(02)


交响乐团paro
无个性AU
设定见http://omfg1997.lofter.com/post/1d5d1e2e_1122b031(不会放链接的我😂😂)
CP心操X原创女主 全员友情向

-------------------------------------

02 讯息

两个人在落日的余晖还没有彻底将楼顶淹没在橙色之中时完成了自主练习,一前一后地从天台下楼。

女孩看见心操人使的发顶因为稳健的步伐而小幅度地上下晃动着,不禁将自己空着的那只手向前伸出,伸到半空中的时候收紧了手指又缩回来,最后只把自己亚麻色的发丝在食指上绕了几个圈,似乎这样就能比较出谁的头发更加柔软。

走到团训室门口的时候,他们都已经能听见轰焦冻和绿谷出久在合奏舒伯特的水上吟了。小提琴的声音泛着波光粼粼的涟漪,钢琴的润色也使两人都变得温柔,温柔到让心操人使几乎忘记了演奏者之一竟然是刚刚噼里啪啦砸着冬风的轰焦冻。

他将琴背到背上,准备用双手轻轻推开没有关严的大门。女孩因为自己的视线落在停留在身前人的发旋上的时间过于久了,没有注意到两人保持了一路的距离渐渐缩短到了零。所幸,两人的步伐并不快,撞到她胸前的琴盒几乎没有发出声音。

“啊,抱歉抱歉,你没事吧。”她听见心操人使刻意压低的声线还是如同往日一样温柔冷静,却还是捕捉到了句子中失去平衡的僵硬,几乎就要否定他飞快的补充:“不过那两个家伙的合奏,果然还是很厉害啊。”

看见他转过头面向自己,她向后小小地退了一步,将两人的距离控制在自己的舒适区之内;咽下自己快要溢出嘴角的反驳,并捋直了自己有些打结的舌头,认真地小声为之前的自己低头道了歉。

“喂!板栗头!黑眼圈!要走快走啊,堵在门口等着老子来推你们进去吗?!”爆豪胜己的声音在心操人困惑于女孩过于诚恳的态度的态度时炸了进来,一边骂骂咧咧地挤进排练室。一同进来的还有背着比他还高的倍音大提琴,脸上却印着标志性的幸灾乐祸微笑的物间宁人,以及一如往常地问候他们的切岛锐儿郎。

在场的所有人几乎都要为打破两人尴尬僵持的爆豪胜己鼓掌,虽然他也成功打断了轰焦冻和绿谷出久的合奏。

“小,小胜!”绿谷依然十分热心地通过让爆豪胜己转换攻击目标为不知道应该站在哪里的两人解围;轰焦冻则为了纠正爆豪胜己对颜色的错误认识,同时也单纯不满演奏被打断弹起了亚麻色头发的少女。

“废久叫什么叫!整天唧唧歪歪,这种曲子老子也会!”爆豪胜己显然抓错了重点,一边说一边抽出小提琴,用一瞬间调好了音,就着轰焦冻左手的伴奏拉起了主旋律。

一旁的物间宁人好像还嫌最符合这支曲子的人脸还不够红,几乎是在放下倍音大提琴的同时一屁股挤开早已准备就绪坐得端正的常暗踏阴,拉起大提琴加入了演奏。绿谷出久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并看见常暗踏阴无奈的眼神也中透露着对物间持弓姿势的赞赏*,暂时为物间的人身安全松了口气。

但当曲子刚刚进行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就出现了几不可查的不和谐。其实物间宁人的大提琴并没有像倍大那样熟练,爆豪胜己与德彪西的相性也不算最好。心操人使已经可以听见空气中的声音在催促着中提琴的出现,为他们二者搭起桥梁,穿针引线般连接起所有音符与音色。他拉着自己琴盒拉链的手动了动又停了停,最后将目光移向几乎等于被点名的女生。他不出意外地看见她脸上的温度大约已经可以煎鸡蛋,慢慢放开了琴盒的拉链。

下一秒,一只纤细的左手出现在他的视野中,轻轻将琴盒的拉链一拉到底,在最后的时候不小心覆上他的手背,相差略大的体温让两人都不禁快速收回手。

“曲子大概还剩一半,心操同学,琴可以借用一下吗。”女孩子最终还是率先开了口,语速与语调听起来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个疑问句。她带着绯红的脸颊抬起头,目光撞进心操人使的眼眸。那双眼睛里的温柔给了她无声的回应,她拿起琴稍作调音,便快步走到三重奏旁边,将琴架在了锁骨上。

三重奏在还没有人察觉的时候变成了四重奏,三个男生在此之前都还在有些费力地配合着。当中提琴醇厚温润的声音慢慢流淌出来,补足大提琴与小提琴间的空白时,爆豪胜己的琴声好像变得温柔了一些,弓与弦之间仿佛云雀婉转的歌声在回荡;物间宁人的生涩似乎也被修饰,稳重低沉的音色将夏日清晨的阳光撒进花丛。轰焦冻依旧不紧不慢地从容地弹着钢琴,带着吹来的暖风让苜蓿丛中的鲜花绽放得五彩斑斓。女孩左手指尖轻柔地揉弦,一如曲中亚麻色头发的少女坐在苜蓿丛中的娓娓唱出自己的爱意,那爱意在接近曲终时滋长到顶点。同样拥有亚麻色头发的女孩在最后几个小节将感激的目光投向了心操人使,他眼中的温柔已经保持到了结尾,而他嘴角边的微笑轻松超过了天台上的落日,成为了这一天最美好的东西。这样的微笑在心操人使脸上太过稀有,让女孩迫切地希望它在曲终过后依旧保留在她的瞳仁中。

最先反应过来鼓掌的是切岛和一直坐在位置上擦号的上鸣电气,然而他们的鼓掌在刚刚开始的同时就被有力无气的问句打断:“你们还准备花多久安静下来?是不是要把团训室当成琴房来用?要合奏就乖乖给我去练习室合奏。”

相泽一边从门口的睡袋中站起身来,一边狠狠地睁大眼睛瞪着团员们,往往在这种时候,大家都会手忙脚乱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在绿谷出久的带领下开始调音;只是今天的不同之处在于,所有人准备就绪说话的时间大概只有以前的三分之二。

相泽在接受到绿谷的眼神示意后站上指挥台,清了清嗓子继续用没有抑扬变化的语调说:“今天的练习内容比较少,大致就是复习一下莫扎特40,我们再从头到尾仔细顺一遍。主要有几件事情要宣布,希望诸位可以好好认真听并认真记一下。”

一句话让本来绷直了后背噤若寒蝉的团员们一下子松了气,一个个七扭八歪地倒在椅子上。

“全部都给我坐直了!”相泽看见他们在同一时刻疲软下去,半是好笑半是生气地继续讲到:“今年夏天市音乐厅的夏日演奏会,我们要作为雄英青少年乐团参加。到时候应该会有不少评论家和演奏家到场,希望大家能把握住机会。”

话音刚落,台下再一次骚动起来:轰焦冻在一提后排大声地啧了下舌头;峰田和上鸣低低地到抽了一口气,被不远处的物间宁人听见后不顾砂藤和口田的劝阻狠狠地嘲讽一番;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则是一脸兴奋;八百万在和饭田天哉进行了遥远的眼神交流后,终于举起手提出了问题:“指挥,请问我们的曲子什么时候定?”

一句话让全团安静了下来。相泽看起来对这个效果比较满意,继续说到:“由于是你们第一次大型演出,我思考之后决定让你们自己选曲目,有意向的可以在团训后来找我。要是你们再敢在训练时擅自讨论就给我滚出去。”他假装没看见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对视(其实只是爆豪在绿谷看他的时候瞪了他一眼),以及木管组的女孩子突然瞪大的眼睛,还有轰焦冻飘向钢琴的视线。

“还有一件事是可能稍微有少数团员要微调一下他们的位置,以后就按照这样的位置演奏。最后是你们的作业,所有人自由组合,自选乐器和曲目进行磨合。你们自己也能感觉到,你们对彼此的熟悉度和对陌生曲风的接受度都还不高。下次集训时我来检查。以上,休息一刻钟。”

当休息结束后心操人使看见那女孩拖着凳子今天地第三次在他面前红了脸,并在坐下时用双臂遮住了面容时,他又陷入了实实在在的困惑。

他并不知道,她在来练习的路上装作被染红的天空吸引刻意放慢了脚步;他也不会知道,她为了使他推开门就能看见她背对夕阳的样子花了多少个下午寻找角度;他依旧不会知道,她没有及时停下脚步并不是因为水上吟的动听,而是对他头发的触感过于好奇;他更不会知道,她将脸埋进臂弯是为了不因自己挡不住的笑意而失去在他面前的矜持。

还有他在很久以后才会知道的是,很久以后,当她在讲完这些小插曲羞赧地将额头抵在他胸前时,他会是有那么地喜欢她。
-------------------------------------------------
本章出现的曲目:

Schubert: Auf dem Wasser zu singen, Op.72, D.774 舒伯特 水上吟 施托贝尔格诗 1823 D774

The Girl With The Flaxen Hair 德彪西 亚麻色头发的少女

莫扎特《G小调第40号交响曲》

*因为倍大提琴是反手持弓,因此物间在练习的时候找常暗请教了很多。

以及从本章我们可以看到:

心操-永远在道歉-永远想不通-人使
女-永远在脸红-心机婊-主
轰-永远不好好关门-焦冻
绿谷-真的很热心-出久

评论(15)

热度(14)